2021終極珠寶投資王道 4-3:超夯新興寶石成為市場新寵兒

在COVID-19席捲全球近1年多之後,2021年之後的後疫情時代,珠寶投資的重要趨勢與標的大致可以分為以下幾個熱門趨勢與標的: 1. 珍罕絕礦 彩鑽當道 2. 驚豔動人 彩寶正夯:包括喀什米爾藍寶石、無燒緬甸紅寶石及哥倫比亞祖母綠依舊是種人趨之若鶩的珍品。 3. 帕拉伊巴碧璽 4. 帕帕拉夏蓮花剛玉,這兩者則是前景看好的超夯新興寶石 5. Type II 鑽石,黃金、鉑金依舊在今年後勢看漲,接下來,我們就將針對這幾個熱門趨勢與標的來細究,告訴您甚麼樣的珠寶品項,才是後疫情時代的珠寶終極投資王道!


Text by Erica Yu;Photo Courtesy of CARTIER、CHAUMET、DIOR、GÜBELIN、PIAGET、TIFFANY

超夯新興寶石:帕拉伊巴碧璽

▲PIAGET Sunlight Escape系列Infinite Blue 主題項鍊,白K金鑲嵌10顆帕拉伊巴碧璽、7顆花式雕刻青金石。


帕拉伊巴碧璽是非常年輕的新興寶石,距離它被發掘的時間不過30年。在1989年寶石探勘家Heitor Dimas Barbosa先生所領導的團隊,在經過多年探索和挖掘在巴西的帕拉依巴州首次發現這稀有的寶石,而將其定名為帕拉依巴碧璽。這些絢麗寶石,以稀珍性和湛藍色的光芒為價值所在。到了2003年,陸續於非洲也開採出此種碧璽,尤其是在莫桑比克和尼日利亞。


TIFFANY Jewel Box高級珠寶系列 Frame鉑金項鍊,鑲嵌總重超過36克拉藍寶石、總重超過13克拉銅鋰碧璽、總重超過16克拉的藍碧璽、總重超過16克拉的海水藍寶以及總重超過8克拉的鑽石。


帕拉伊巴碧璽為電氣石的一種,折射率為1.62至1.64,莫氏硬度為7至7.5,擁有其它寶石沒有的獨特視覺效果,而且並非所有的藍色碧璽都能稱之為帕拉伊巴碧璽。通常,極微量的鐵、錳、鉻、釩等元素造就了碧璽美麗多變的顏色。




TIFFANY Jean Schlumberger花瓣設計7.96克拉銅鋰碧璽戒指。


和普通藍碧璽不同的是,含高量銅和錳的帕拉伊巴呈現出來的藍是像霓虹般艷麗的顏色,而且帕拉伊巴的色彩亮麗度也比其他碧璽高出一籌。帕拉伊巴碧璽顏色主要為綠色到藍色的各種色調,綠色品種深至近祖母綠色,但更為稀有的是亮藍色品種,呈現明亮的土耳其藍,色澤相當獨特,有些像海藍寶石那般清澈卻又比海藍寶稍稍偏綠。


DIOR 高級珠寶系列耳環,鑲嵌海水藍寶、粉紅剛玉、PARAIBA碧璽、黃鑽。


帕拉依巴碧璽極為美麗生動的顏色激起人們對寶石的熱情。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帕拉依巴碧璽已成為最受歡迎的寶石,且變成當今世上最為渴求與最昂貴的寶石之一。許多大品牌像是DIOR, PIAGET, TIFFANY, LOUIS VUITTON……這幾年都紛紛推出帕拉伊巴碧璽的珠寶作品,深受消費者喜愛,而它的價格也一直水漲船高。


超夯新興寶石:帕帕拉夏剛玉

CHAUMET Promenades imperials Savoir-faire collier 項鍊,鑲嵌Padparasdscha帕帕拉夏蓮花剛玉。


寶石的多樣色澤讓人著迷,而有一種寶石,因為有著如同夕陽映照在盛開蓮花上的粉橙色,而被稱為「日落蓮花」(Padparadscha)。讓人著迷的粉橙色調,蓮花剛玉Padparadscha以女神之姿橫空出世!


CARTIER 卡地亞Virelai帕德瑪藍寶石珍珠項鍊/髮帶,白K金鑲嵌2顆枕形天然Padparadscha帕帕拉夏蓮花剛玉總重9.56克拉、15顆天然珍珠及鑽石。


主要產自斯里蘭卡的「帕德瑪剛玉」(Padparadscha),更因為特殊的粉橙色澤,讓它在剛玉家族裡有了相當獨特的地位。「Padparadscha」在斯里蘭卡古語中,有著「蓮花的顏色」之意,因此也被稱為「蓮花剛玉」,一般來說最標準的顏色是粉色與橙色各半的組成,而且以產自斯里蘭卡的尤佳,近年來在許多其他地區也發現礦產,讓這種珍稀又有特色的寶石更為人所知。


GÜBELIN Blushing Wing玫瑰金Padparasdscha帕帕拉夏蓮花剛玉項鍊。


不過因為對其色澤的界定標準嚴格,依舊相當少見,也是藏家關注的重點寶石之一,因而在許多大型國際拍賣場上也都會看到Padparadscha的身影。而珠寶設計師也以各自不同的方式來詮釋Padparadscha,不論是單顆主石的運用,或是多顆寶石的相互呼應,都賦予截然不同的生命力。


CHAUMET Promenades imperials 18K白金帕帕拉夏蓮花剛玉鑽石戒指。

GÜBELIN Blushing Wing玫瑰金Padparasdscha帕帕拉夏蓮花剛玉戒指。


像是擅長融貫不同文化的Cartier則以古埃及法老守護神Horus為主角,用帕德瑪剛玉、粉紅鑽石與珍珠等寶石來詮釋其尊貴形象。經常於作品中運用色彩譜寫旋律的Anna Hu,其中一件華爾滋帕德瑪剛玉戒指,就特別以藍寶石、月光石、紫色剛玉與白鑽等彩色寶石,襯托中央重達11.09克拉的帕德瑪剛玉主石,用色彩的流轉來重現華爾滋的輕快樂音。Chaumet在Promenades imperials系列中多件作品,以白鑽來襯托帕德瑪剛玉,展現俄國冬日裡純然的靜謐時光。近年來,使用帕帕拉夏作為主石的國際珠寶品牌越來越多,連帶著也讓它的身價越來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