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格歷史新頁-2022的新時代大君|BOUCHERON New Maharajahs全新高級珠寶展


在 Histoire de Style 系列中,禮儀配飾已然成為照見個人獨特性的風格珠寶。BOUCHERON 創總監 Claire 挑戰將多彩色譜褪卻為單色變異,風格從糜奢外放精煉為內斂精緻,以New Maharajas系列譜寫全新的珠寶革命。

為了敬獻予新時代大君,全新系列凸顯象徵印度文化的設計元素,像是蓮花、頭巾飾物,以及結婚手鐲;同時融匯法國珠寶工藝美學應用,例如流蘇與可轉換是設計等等。新時代大君需要的奢華皆以材質上的純白及透明打造純淨感,不假造作地將單色階轉置於男性及女性身上。


Text by YING-TSEN LIN;Photo from BOUCHERON

 
在BOUCHERON芳登廣場的店舖裡,小心翼翼地保存著有史以來最大金額的一筆訂單

路易.寶詩龍先生(Louis Boucheron)在1928年接受帕蒂亞拉大君--布品達.辛格印度大君的委託,為其帶來的珠寶量身訂製設計圖。


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且神祕豐饒的國家-印度,那裏生活著一位繼承祖上各種大自然恩惠金銀財寶的男人,他的血脈證明了他是那片領土地位最崇高之人,帕蒂亞拉大君--布品達.辛格 (Bhupindar Singh) ,坐擁傳統梵典之巔仍嚮往著西方的美學品味與哲思,在1928年帶著數以千計的鑽石、紅寶石、祖母綠及珍珠,推開了芳登廣場之中BOUCHERON的大門。


寶詩龍全新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高級珠寶系列抵台舉辦高級珠寶展,純淨明亮的展間呼應最新作品大量運用單一色階的手法。


「當年帕蒂亞拉大君的委託,儼然是一個填滿了夢想的童話。」 —BOUCHERON創意總監 Claire Choisne 。

New Maharajah–神聖祖母綠可轉換飾項鍊,鉑金、白金、鑽石、祖母綠、天然水晶。


品牌創始人菲德烈克.寶詩龍先生(Frédéric Boucheron) 之子路易.寶詩龍先生(Louis Boucheron)接待了這位身材偉昂的帕蒂亞拉大君,並且為身高 6 呎 7 吋的印度大君量身打造149 種設計珠寶,創作出奢華無比的祖母綠和鑽石項鍊、多股珍珠項鍊、飾以珍稀寶石的腰帶…不勝枚舉。


New Maharajah–神聖祖母綠可轉換飾項鍊的設計圖與鑲飾祖母綠。


2022年 BOUCHERON 創總監 Claire 企圖將1928年這些風格獨具的設計傳送至21世紀,為現今以女大君及大君之姿傲然於地上的藏家們,那些遵循自我調性與風格的女仕及男仕玩轉出新意。


New Maharajah可以拆卸成頸鍊與胸針,多種變化更符合新時代印度大君穿梭於各種場合的搭配需求。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極具分量感的印度式祖母綠項鍊,由9顆總重約40克拉的哥倫比亞祖母綠,構成項鍊中央的裝飾圖樣,亦可轉化為胸針配戴。項鍊結構一經轉化,項鍊即刻扭轉為襯以長方型切割祖母綠的頸鍊,舒適貼合著肢體的每一動作。


▲ New Maharani–尊爵蓮花,白金、鑽石、天然水晶。


蓮花在印度的文化與宗教信仰中不可或缺,其中一則創世神話是世界的維持之神毗濕奴躺在千頭蛇王舍沙身上,飄在宇宙之海上睡覺,從祂的肚臍中生出一朵蓮花,蓮花上坐著創世神梵天,於是才有了我們現今所見的世界。

New Maharani–尊爵蓮花可轉換式項鍊,白金、鑽石、天然水晶。

▲ New Maharani–尊爵蓮花耳環,兩耳靠在一起即成為一朵白蓮,白金、鑽石、天然水晶。


如同向蓮花圖紋致意,這款單色頸鏈應用白金下抑、上揚的線條筆觸,在肌膚上臨摹出重重鑽石蕾絲,中央端坐的4.08克拉枕型切割鑽石則閃耀為視覺中心。 項鍊精雕出的留白處形成穠纖合度的份比,再佐加上鑽石,賦予了最終成品一種愈加飄逸的輕盈感。New Maharani可轉換式項鍊的優雅綽約自成一格,緞帶或頸鏈版本同樣風采出眾。


項鍊與同款鑽石水晶耳墜完美配搭,當耳墜被配戴時,左右相對,美感分庭抗禮;當它們被收束一處,切分為二的瓣葉就併攏為一朵亭亭蓮花。


New Maharani Nacre 純淨珍珠可轉換式長項鍊,有七種轉換方式,白金、鑽石、水晶、珍珠、珍珠母貝。


這款象徵尊爵不凡地位的長項鍊鑲飾了5.178 顆日本珍珠,壯麗流瀑傾洩而下。流體律動由瓜果形切割水晶珠編組而成,更因著鑽石鑲面由內而外地閃耀著瑩瑩光彩。鑿刻於珍珠母貝之上的蓮花圖騰,成為這條可演繹出7重配戴模式可轉換式項鍊的核心視覺。


無論是以長版或短版項鍊形式配戴,New Maharani Nacre項鍊的律動不減優雅。項鍊主體亦可拆分出2條珍珠手鍊。由珍珠、鑽石及珍珠母貝所串接而成的長型主裝飾,可作為胸針配戴,例如別於男士西服前襟。


New Maharani Cristal–晶透閃亮可轉換式項鍊,白金,鑽石,天然水晶。


這是一款汲取自傳統印度長項鍊為繆思的極品創作,以末端飾以鑽石的白金繩結收尾,亦同步其上的水晶雕刻,並且特別根據印度傳統,將項鍊兩端的墜石經悉心雕鑿為瓜形切割。而這款項鍊鑽石鑲飾圖紋的複雜度,與水晶曖曖內含轉瞬即逝的光形成對比,賦予這件作品全然的獨特性,同時New Maharani Cristal項鍊也可轉化為流蘇頸鍊或一條短項鍊。


▲ New Sarpech–鑽石羽毛胸針,白金、鑽石。


經由Claire Choisne的美學視野,名為Sarpech的頭巾飾品被轉化為髮飾及胸針。將上世紀印度大君頭巾上引以為傲的白鷺羽飾以當代手筆重新詮釋,並鑲飾上鑽石。古典玫瑰切割鑽石飾面,進一步凸顯了本件創作的捲曲流線。


New Churiyans–印度多層次手鐲,白金、鑽石、珍珠、珍珠母貝。

▲ 以白金、鑽石、珍珠、珍珠母貝搭配起來的手鐲,在白與銀的色調之間彈奏出和諧的曲調。


印度女性在結婚習俗中所配戴的 Churiyan手鐲,被視為是一種帶著祝福的護身符保護。BOUCHERON重新觀看此類傳統飾品,將之翻新鍛造為飾以鑽石、珍珠母貝及珍珠的白金珠寶。相異的寶石互相交錯,New Churiyans手鐲形同集結了微妙色調與質感的調色版,將根據它們被配戴於手腕上的方式而變化出無盡姝華。


另外特別的是,創意總監Claire Choisne 同樣自BOUCHERON的歷史中汲取靈感,設計了一個珍珠貝母線軸,用於儲置並展示這10件組手鍊,與寶詩龍所創作的藝術作品相得益彰。


New Padma 新型蓮花耳掛與耳環組,白金、鑽石、珍珠、珍珠母貝。


Padma,意即蓮花,在印度是純潔的象徵。寶詩龍藉由此款獨特的耳飾,擴張了這朵聖潔之花的摩登象限。形如一條經逆向工程處理的迷你項鍊,最終落點定於耳邊。它張揚著白金與珍珠的華彩,再以鑽石及珍珠母貝珠墜作結,並以其上所鐫刻的飾樣向寶石雕刻藝術致敬。


New Padma 新型蓮花戒指,白金、鑽石、天然水晶。


另外,兩只流露晶純光芒的戒指,圓滿了New Padma珠寶套組的當代意象。其一參照自寶詩龍標誌性的Parfum戒指,戒指上呈拱的水晶穹頂,穿透力十足地展示著一朵經寶石雕刻藝術雕鑿成型的蓮花。水晶穹頂安座於白色蛋白石戒環上;第二只戒指則雕塑為天然水晶的形體,細膩妝綴上圓型及長方型切割鑽石,中央則鑲飾了一顆梨型切割鑽石。

0 comments
  • Instagram
  • 灰色的Facebook圖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