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美燦藍 BOUCERON Bleu de Jodhpur Collection


當終年陽光燦爛的藍色之城Jodhpur遇上大膽創新的BOUCHERON,一個承繼過去輝煌歷史又兼具開創嶄新設計風格的全新高級珠寶系列——Bleu de Jodhpur於焉誕生!


Jodhpur項鍊,18K白金鑲嵌2448顆鑽石共248.30克拉;鑲飾白色大理石255.15克拉、透明水晶248.30克拉、1顆風箏形鑽石約6.01克拉、744顆藍寶石共41.33克拉。


若要仔細深究BOUCHEORN與印度之間橫跨三個世紀的這段美好情緣,我們興許要回溯到100多年前那場偉大壯遊。1909年,BOUCHERON第二代傳人Louis Boucheron先生決心前往印度尋找珍貴的寶石素材。在印度旅遊期間,他不僅結識了當地的王公貴族,成功地將他們收服成為品牌忠實客戶,更收購了許多質地兼美的貴重寶石。其中,一顆CABOCHON外型的美麗喀什米爾藍寶石,被他視作品牌的護身符及重要象徵,而淵遠流長且博大精深的印度文化,也隨著這顆美麗藍寶石,從此滲入了BOUCHERON頂級珠寶的基因之中,讓雕樑畫棟的宮殿建築、色彩繽紛的大城小鎮,與深沉濃郁的東方風情,轉換成滋養頂級珠寶創作的靈感精髓,結合巴黎頂級珠寶工坊的獨家工藝,使得BOUCHERON深獲印度王公貴族及全世界珠寶愛好者的青睞。


(左上)Jodhpur有著「太陽之城」與「藍色之城」的美譽。

(左下)BOUCHERON創意總監Claire Choisne與Maharaja of Marwar- Jodhpur陛下Gaj Singn II合影。

(右上)Louis Boucheron先生於1909年造訪印度。

(右下)2015年BOUCHERON全新頂級珠寶Bleu de Jodhpur系列於巴黎首次展出。



2015年,BOUCHEORN決心重新審視印度之美,並將主題聚焦在位於印度西北部Rajasthan省分的第二大城市——Jodhpur。擁有「太陽之城」和「藍色之城」美名的Jodhpur與BOUCHERON有著因緣巧妙的美麗連結,巴黎也有著「光之城市」之名;藍色更是BOUCHERON幸運符之色;兩者同樣都是體現傳統與當代的結合,致力保護傳統文化,並以宏觀遠見,開啟現代未來之門!


(左上)Bleu de Jodhpur系列中的重點作品Jodhpur項鍊。

(左下)2015年BOUCHERON全新頂級珠寶Bleu de Jodhpur系列於巴黎首次展出。

(右上)Bleu de Jodhpur系列展場充滿優雅的異國風情。

(右下)鑲飾以日本養珠、水晶、鑽石與塔爾沙漠之沙的Naguar項鍊。


也因此當BOUCHERON創意總監Claire Choisne與Maharaja of Marwar- Jodhpur陛下Gaj Singn II兩人相遇,便激盪出一個獨一無二的完美之作——Bleu de Jodhpur 系列。其下又分為四大篇章:JODHPUR篇章以浪漫簡潔的ART DECO風格詮釋這座藍色之城;INDIAN PALACE篇章則是向猶如Maharaja最華麗的項鍊一般,矗立沙漠之中的NAGAUR白色堡壘城鎮致敬;GARDEN & COSMOS篇章將Maharaja悉心保存的GARDEN & COSMOS藝術風格中的動物及自然花卉幻化成真;最終篇章MAHARANI歌頌印度女性的優雅與力量。各自展現其獨特面貌,並以別開生面的當代手法驚豔詮釋印度的傳統之美!


Louis Boucheron先生的印度壯遊之旅是Bleu de Jodhpur系列的靈感精髓。


第一篇章:燦藍之城 Jodhpur

1928年,赫赫有名的印度Maharaja of Patiala大君帶著6大箱寶石造訪巴黎BOUCHERON芳登廣場總店,不僅成就了149件珠寶作品的絢爛輝煌,共使用了7.571顆鑽石(566克拉)和1.432顆祖母綠(7.800克拉)也在珠寶史上寫下最傳奇的一頁。作為Blue de Jodhpur系列的最初靈感來源,第一篇章:燦藍之城Jodhpur的最重要作品,就是一條巨型的鑽石與藍寶石Jodhpur項鍊。它從BOUCHERON為Maharaja of Patiala大君設計的豐富歷史手稿中孕育而生,充滿了濃濃的蒙兀兒帝國式美學:左右對稱的結構、正反皆美的設計、突顯位於中央的主石,更以穿繩方式組合項鍊以利調整項鍊長度。


Jodhpur項鍊反面,18K白金鑲嵌2448顆鑽石共248.30克拉;鑲飾白色大理石255.15克拉、透明水晶248.30克拉、1顆風箏形鑽石約6.01克拉、744顆藍寶石共41.33克拉。



正面材質由Maharaja of Marwar-Jodhpur大君提議,選用Jodhpur所產最知名的馬克拉納大理石,並請專人運送至BOUCHERON工坊。馬克拉納大理石是現今品質最好的大理石,其內涵獨特的晶體讓大理石閃耀著柔和的光澤,並且隨著日射光線而呈現不同顏色,著名的泰姬瑪哈陵即是用它所建成。被切割成特殊風箏外型及各種大小的環狀的大理石用以貼合K金底座;表面如絲絨般柔和霧面的拋飾對比閃爍鑽石,則呈現幾何雕塑般的視覺效果。


(左上)Jodhpur戒指,18K白金鑲嵌18顆鑽石共0.75克拉、1顆藍寶石約6.49克拉、水晶共7.00克拉、40顆藍寶石共0.37克拉。

(左下)Aigle戒指,18K白金鑲嵌475顆鑽石約6.47克拉、1顆丹泉石約21.39克拉、4顆藍寶石共0.12克拉。

(右上)Aigle胸針,18K白金鑲嵌大理石約17.64克拉,及160顆鑽石約4.48克拉。

(右下)Lumiere de Jodhpur項鍊,18K白金鑲嵌74顆鑽石共12.20克拉,及74顆鑽石13.05克拉。



背面則是以透明水晶為底,水晶之上再鑲嵌深淺不一的藍寶石,勾勒出蔓延於藍色建築之上的纖細花卉裝飾,展現藍色之城靜謐浪漫的景致。鑲嵌鑽石的K金繩索取代絲繩,並於繩索尾端綴上流蘇裝飾,更顯輕盈優雅。


(左上)Jodhpur項鍊的珠寶配置。

(左下)Jodhpur項鍊中大量使用切割成風箏的大理石。

(右上)BOUCHERON工匠悉心切割馬克拉納大理石。

(右下)珠寶史上赫赫有名的Maharaja of Patiala大君。


另一條採用了Boucheron標誌性的問號設計的項鏈Plume de Paon,同樣以大理石切割成1毫米厚的羽毛的形狀,在在考驗BOUCHERON光之手的精湛技術;此外,象徵Jodhpur皇室的老鷹珠寶Aigle戒指與胸針,以及用青金石搭配鑽石的Lumiere de Jodhpur項鍊,也都充滿了簡潔卻細膩無比的風格與細節!


(左)Umaid Bhawan皇宮中的雕刻鷹像象徵皇室尊貴,也是Agile珠寶的靈感來源。

(右)BOUCNHERON為Maharaja of Patiala大君設計的祖母綠項鍊手稿。


第二篇章:印度宮殿 Indian Palace

Indian Palace篇章的靈感則源自Rajasthan省分中令人驚嘆的城堡與堡壘,並向矗立於塔爾沙漠之中的堡壘城鎮Nagaur致敬,BOUCHERON創作團隊在這個篇章中,將印度建築中光影、色彩、裝飾風格等美學幻化為一件件璀璨的珠寶。重要的作品包括Nagaur項鍊、用全新手法詮釋的Plume de Paon孔雀羽毛系列,以及鑲嵌重達4.48克拉紅寶石的Bindi戒指。

NAGAUR項鍊靈感源自Rajasthan省份中的古老綠洲城市Nagaur。為了重現Nagaur的壯觀城堡、小屋、花園以及先進的水利系統及深刻歷史意涵,Claire決定將沙漠、水及花朵三個元素融入創作之中,並以傳統印度大君於盛大儀式中所佩戴的禮儀珠寶作為項鍊的外型,材質則選用傳統印度珠寶慣用的白K金、鑽石與珍珠,並加上現代感的透明水晶勾勒出Ahhichatragarth堡壘的輪廓。


(左上)NAGAUR項鍊,18K金鑲嵌663顆AKOYA養珠、鑽石、水晶及塔爾沙漠之砂。

(左下)NAGAUR耳環,18K金鑲嵌AKOYA養珠及鑽石。

(右上)PLUME DE PAON孔雀羽毛項鍊,18K金鑲嵌大理石共34.90克拉及409顆鑽石共14.64克拉。

(右下)PLUME DE PAON孔雀羽毛高級珠寶腕錶,石英機芯鑲嵌大理石及525顆鑽石。


項鍊的上半部由印度文化象徵神聖的7串日本頂級AKOYA養珠所組成,以傳統絲繩串起與間隔鑲鑽圓筒,璀璨火光與珍珠圓潤光暈互相輝映;最下端的珠串則以圓型鑲鑽裝飾連結中央水晶鑲鑽墜飾,水晶上鑲嵌一顆重達2克拉的枕型鑽石,猶如沙漠之中的一汪潭水,周圍再以鑽石勾勒出優雅蔓延的阿拉伯式花紋(Arabesque)裝飾,烘托沙漠之中的奇蹟。BOUCHERON更以極為浪漫的手法將塔爾沙漠的沙填滿項鍊中央的水晶裝飾中,猶如始終守護著這片綠洲的奇蹟堡壘。此外,中央墜飾及流蘇更可依據心情拆卸,增加佩戴樂趣。


(左上)在花園中漫步的印度國鳥孔雀。

(左下)BINDI戒指,18K金鑲嵌1顆紅寶石 約4.48克拉、1顆黑瑪瑙約11.06克拉及212顆鑽石共3.87克拉。

(右上)Umaid Bhawan宮殿。

(右下)以絲線串起NAGAUR項鍊的珍珠。


而以BOUCHERON鍾愛的美麗動物,印度國鳥孔雀作為靈感的全新Plume de Paon項鍊,採用經典問號項鍊形式,卻有別於以往的華麗寫實設計,將厚實的馬克拉納大理石切割拋磨成優美弧度巧妙鑲嵌至白K金底座,羽毛中央的主石以三顆三角形花式切割的鑽石組合而成,更增當代摩登之感。


(左)以Marquetry平面鑲嵌的方式組合大理石。

(右)羽毛中央的主石,是以3顆三角形花式切割鑽石所組成。


第三篇章:花園天堂 Garden & Cosmos

在第三篇章中,在17世紀時興起於Jodhpur的「Garden & Cosmos」兩個特殊的繪畫流派成為BOUCHERON以色彩斑斕的彩色寶石所歌頌的對象。Garden風格繪畫精細描繪印度宮殿花園的景致,洋溢著鮮活的生命力;而Cosmos風格繪畫則是從宗教神話的角度來闡述宏觀的宇宙、天神、花鳥走獸等萬物。


Fluer de Lotus項鍊,玫瑰金鑲嵌粉紅色碧璽,粉紅電氣石、錳鋁榴石、彩色剛玉及鑽石、大理石。



Jodhpur三代的Maharaja將這些色彩飽和、圖案強烈的傳統繪畫仔細保存至今,BOUCHERON則從這兩種生動寫實的風格繪畫中汲取絢爛色調,將靈動的自然萬物化作珠寶,打造鳥語花香的理想天堂,也成就了一個充滿動植物世界的美好珠寶篇章。


(左)GARDEN項鍊,18K金鑲嵌115顆鑽石共8.40克拉、1顆祖母綠 約9.08克拉、34顆黑瑪瑙共8.50克拉、34顆祖母綠共5.13克拉及黑色陶瓷。

(右)GARDEN耳環,18K金鑲嵌22顆鑽石共1.30克拉、2顆祖母綠約6.16克拉、黑瑪瑙共2.16克拉、18顆祖母綠共2.23克拉及黑色陶瓷。



這個篇章的作品包括Fleur de Lotus項鍊、結合建築元素和BOUCHERON擅長的動物珠寶的Tigre老虎戒指、栩栩如生Hopi蜂鳥系列,以及復刻裝飾藝術風格的Garden系列。Claire捨棄了十九世紀自然主義重現畫中花朵及動物型態的方式,反之改用了宛如日式摺紙的抽象結構,讓Jodhpur的大自然世界充滿了不同的視野與趣味。


(左上)Hopi戒指,18K金鑲嵌351顆鑽石共4.38克拉、1顆摩根石約47.68克拉、30顆粉紅剛玉共0.32克拉及2顆藍色剛玉共0.03克拉。

(左下)Tigre戒指,18K金鑲嵌421顆鑽石共2.34克拉、1顆海水藍寶石約19.22克拉、及109顆藍寶石共2.83克拉。

(右上)Tigre戒指,18K金鑲嵌472顆鑽石共4.65克拉、1顆紅寶石約12.41克拉及4顆藍寶石共0.19克拉。

(右下)Hopi戒指,18K金鑲嵌351顆鑽石 共4.38克拉、1顆海水藍寶石約35.35克拉及32顆藍色剛玉共0.36克拉。


其中Fleur de Lotus項鍊的靈感源自一幅描繪印度神話起源的作品:「The Creation of the Cosmic Ocean and the Elements」。畫面中呈現印度天神毗濕奴(Vishnu)沉思時,一朵蓮花自毗濕奴的肚臍生長綻放,花中則盤坐著創造之神:梵天(Brahma)。盛開的蓮花象徵著豐收富足,也代表純淨與美好。設計總監與團隊們以傳統問號項鍊的形式與幾何雕塑般的風格打造綻放的立體蓮花,寶石買手則根據設計草圖,找來一顆重達15克拉的濃豔粉紅碧璽作為嬌豔的花朵中心,切割成獨特的風箏造型的碧璽搭配鑲嵌粉紅電氣石和錳鋁榴石(花蕊)、彩色剛玉及鑽石(花瓣),並以玫瑰金為底座襯托漸層色調的粉彩寶石,讓整件作品充滿浪漫又聖潔的氛圍。


(左上)金工工匠在玫瑰金底座上鑽出一個個孔洞。

(左下)以3D立體方式打造綻放的Fluer de Lotus項鍊。

(右上)Garden風格繪畫精細描繪印度宮殿花園的景致。

(右下)Garden風格繪畫描繪印度宮殿花園的人物,洋溢生命力。


第四篇章:優雅力量 Maharani

在Bleu de Jodhpur系列的最後一頁篇章中,BOUCHERON以向印度優雅、充滿力量的女性致敬作結,並從印度女性傳統妝扮、美麗面孔及態度為靈感,打造如蕾絲般精緻的Mehndi系列作品、鑲嵌一顆重達19.87克拉的古董祖母綠的Maharani胸針,以及由粉紅色孔賽石、碧璽和石榴石等柔和粉嫩的彩寶組合而成的Diwali項鍊。


(左上)Mehndi胸針項鍊,18K白金鑲嵌1370顆鑽石共26.35克拉。

(左下)Mehndi耳環,18K白金鑲嵌368顆鑽石共5.57克拉。

(右上)Mehndi戒指,18K白金鑲嵌119顆鑽石 共2.24克拉。

(右下)Diwali項鍊,18K白金鑲嵌孔賽石、粉紅碧璽、錳鋁榴石及鑽石。


文化古國印度有著豐富迷人的傳統習俗,在大婚的前一晚,照例會為新娘舉行Mehndi Night儀式,新娘的女性親友將會為她畫上Mehndi,這是一種傳統身體彩繪,親友們會在新娘四肢上描繪象徵祝福的裝飾圖騰。BOUCHERON的檔案庫中,擁有著大量類似的圖案創作。像是1878年Frederic Boucheron便曾為Maharaja of Kapurthala大君設計「Paisley手鐲」;1909年更再次為大君以Paisley為主題設計之頭飾。於是Claire與設計團隊決定打造輕盈靈巧的Mehndi胸針項鍊,並以Paisley手鐲的圖騰為範本,勾勒出兼具傳統與現代的細緻流暢線條作品。


(左上)Mehndi胸針,18K鑲嵌226顆鑽石共4.73克拉、1顆祖母綠約19.87克拉、透明水晶共4.01克拉。

(左下)Mehndi耳環,18K白金鑲嵌202顆鑽石共4.31克拉。

(右上)Mehndi戒指,18K白金鑲嵌鑽石。

(右下)1878年為Maharaja of Kapurthala大君設計「Paisley手鐲」。


Paisley圖騰的外型猶如水滴和葉片,常見於描繪於新娘身體彩繪的圖騰上,為了讓這款Mehndi胸針項鍊呈現出宛如彩繪刺青的服貼效果,製作團隊特別將金屬感降到最低,以便突顯鑲嵌其上的各種切割及大小的鑽石,此外,金工工匠更以鏤空技法以呈現如葉片般紛飛的Paisley圖騰,再以刀口金線連接每一瓣葉片。金線上鑲嵌的鑽石突顯出BOUCHERON工匠的高超技藝,而堅硬的金屬與寶石則幻化成柔軟線條,與鑽石光芒交織成精緻蕾絲,服貼於身。而且更特別的是Mehndi胸針也有多重佩戴方式,可分解成數個較小胸針,也可轉變成為一件大型項鍊。


(左上)1909年更再次為大君以Paisley為主題設計之頭飾

(左下)在大婚的前一晚,新娘將會舉行Mehndi Night儀式,新娘的女性親友將會為她畫上Mehndi。

(右上)以細緻刀口金線構成的鏤空設計底座。

(右下)Bleu de Jodhpur系列展場展出的Mehndi胸針項鍊作品。

封面-VS77.jpg
VT140.jpg
封面-TS190.jp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許轉載   © 2020 Vendome Squa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