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創作回歸自然的戲劇性變化|新藝術運動影響下的當代自然美學

新藝術運動的全盛時期為1890-1910年,而珠寶是盛行時期表現相對突出的範疇。在新藝術運動前高級珠寶的設計重心仍在鑽石本身,在新藝術時期中則開始有了戲劇性的變化,如設計師們透過回歸探索自然而備受啟發。


Text by Ova Chang;Photo from BOUCHERON、CHAUMET、CHOPARD、CINDY CHAO、Christie's、GEORG JENSEN、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Sotheby's、VAN CLEEF & ARPELS

 

▲摩納哥蒙地卡羅(Monaco Monte Carlo)Alphonse Mucha創作於1897年,原作尺寸108x74.5cm。


因疫情延期而後終於開幕的「永恆慕夏-線條的藝術」特展,這位捷克藝術家的創作有著唯美線條結合女性優雅的身姿、花卉植物生長流動的曲線,以及有機線條的裝飾細節等元素,而這些元素正是新藝術風格(Art Nouvea)的標誌性特色。


琺瑯彩配蛋白石項鏈,ALEXIS FALIZE創作於1890年代,圖片取自Sotheby's。

▲Hazelnut 金質項鍊,鑲嵌鑽石,繪有彩色珐瑯,René Lalique 創作於1900年代,圖片取自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歷史相當短,巔峰時期在1890年至1910年間,隨即便被後起的裝飾藝術(Art Deco)取代。新藝術運動雖短暫卻分成許多不同派別,而且是覆蓋影響極為全面的藝術風格,當時的藝術家們嘗試脫離傳統藝術的束縛,最終透過對大自然的探索找到了出路。


回歸自然

雙頭孔雀戒指,黃金材質鑲嵌斯里蘭卡藍寶石,飾有珐瑯彩,René Lalique 創作於1900年代,圖片取自Christie's。

▲人面蜻蜓胸針,黃金材質飾有象牙、寶石及珐瑯彩,繪有彩色珐瑯,Masriera Y Carrera 創作於1920年代,圖片取自Sotheby's。


在新藝術風格盛行期間,珠寶設計是其中表現相當突出的範疇。珠寶設計師從大自然中找尋靈感,作品受到自然形式和結構的啟發,主題也偏好以大自然的植物、花朵、昆蟲動物做發揮,以流動的線條做為其形式的基礎,常見各種曲度的有機輪廓,在用色上也更趨於多彩鮮豔,重返自然與追求更精緻首通的風潮成為主流。


▲CHAUMET Envol 18K白金與18K黃金項鏈,鑲嵌鑽石、沙弗萊石、圓形黃寶石和綠色剛玉。

▲CHAUMET Abeille 戒指,18K白金與玫瑰金,鑲嵌梨形海水藍寶、梨形錳鋁榴石、藍寶石、錳鋁榴石和鑽石。


在新藝術之前,高級珠寶的重點多放在鑽石本身,但在新藝術運動時期,鑽石成為了輔助角色,設計師開始嘗試運用更多不同寶石與技術,讓作品呈現出更具戲劇性的樣貌,而這些特色也都深深影響了之後珠寶設計的發展。


新自然風格

▲GEORG JENSEN編號90純銀天河石胸針項鍊,純銀材質鑲嵌天河石,可轉換為胸針配戴。

GEORG JENSEN編號236純銀玫瑰水晶胸針,純銀材質鑲嵌玫瑰水晶。


當今高級珠寶的作品中,仍可輕易見到深受新藝術風格影響的設計,包括在主題上取材大自然,以及擁有曲度柔美的有機線條,或是在製作面上結合精工雕藝、減少金屬的輕靈結構,甚或不同寶石、多媒材的結合等。

▲VAN CLEEF & ARPELS Perta胸針,白K金,鑲嵌祖母綠與鑽石。


珠寶設計中顯而易見的新藝術風格與特質,也在這一百年時光的淬鍊中,受到不同年代文化與藝術影響,隨著融入了更多新概念,利用點、線、面等線條建構出更合理的造型,在比例、平衡感、對稱與統一性具有更具節奏和韻律的佈局構成。

▲CHOPARD 紅地毯系列飛鼠項鍊,18K玫瑰金、鑲嵌橘色剛玉、紅柱石、拉菫雲石、褐鑽。

CINDY CHAO 大師系列 No.I 極光蝴蝶胸針,鈦金屬與鋁金屬,鑲嵌紅寶石、鑽石、黃鑽、藍寶石。


▲BOUCHERON Feuilles d'Acanthe 問號項鍊,750黃金,鑲嵌鑽石。


自然界中的元素被珠寶設計師不斷重新提取再創造,線條的表現更加俐落精確,力求自然與當代美學的完美契合,也讓當代珠寶呈現出更具創意、豐厚文化底蘊和現代感的新自然樣貌。

0 comments
  • Instagram
  • 灰色的Facebook圖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