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就是至高無上的真理|The Sacred Cameo

《年輕女子的肖像》是由文藝復興時期的知名畫家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所創作的肖像畫。若提到他的作品-《維納斯的誕生》、《春》,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雖然這一幅畫像名氣沒那麼大,畫中人物卻影響了畫家的一生,而這件畫作同時也帶出了彩色寶石浮雕(Cameo)的歷史。


Text: LIN Ying-Tsen

Photo Courtesy of CHAUMET、CHANEL、GOOGLE ARTS & CULTURE、petrus.agricola


《年輕女子的肖像》1480-1485,Sandro Botticelli,木板油畫。


《年輕女子的肖像》大約在1480年左右完成,介於《春》與《維納斯的誕生》之間,畫中的女子普遍相信是當時佛羅倫斯的第一美女西蒙內塔•卡塔內伊(Simonetta Cattanei),她雖然很早就嫁做人婦,但因其美貌而受到強權名門梅迪奇家族(Medici)的掌權者羅倫佐與胞弟朱利亞諾的愛戴,並從而和波提切利見過幾面。然而西蒙內塔在1476年就因病而香消玉殞,年僅23歲,從此之後波提切利畫作中所有至高無上的女神,都帶有西蒙內塔的影子。


西蒙內塔脖子上的Cameo,現存於義大利拿坡里的Museo Archeologico Nazionale。


在文藝復興時期,人物肖像畫才剛剛萌芽流行,因為在此之前的畫作皆為宗教所服務,這幅畫作中內蒙西塔以側面示人,脖頸以下稍微轉正,讓我們可以看清楚她胸前的細節與那掛在胸口上的金線項鍊,而金線項鍊上掛著一個刻有神話故事場景的彩色寶石浮雕吊墜(Cameo)。


吊墜上有三個人物,阿波羅、瑪爾西亞斯、奧林波斯。傳說瑪爾西斯是個好色之徒,他因為發明了一種雙簧管笛子而想要挑戰阿波羅的音樂造詣,並打賭輸家將要承受活生生剝皮的懲罰,最後瑪爾西亞斯輸給了阿波羅的豎琴與歌聲,因此浮雕上的瑪爾西亞斯赤身裸體,坐在獅子的皮上,他的腳被鐵鍊鎖著,雙手被綁在一棵枯死的樹上。


這寓言般場景是畫家的刻意安排,在波提切利創作這幅畫作時,內蒙西塔已經逝世,而這浮雕吊墜的靈感來自當時羅倫佐大帝的寶石收藏,是一顆以紅玉髓製成,在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尼祿印章』(Seal of Nero),上面有羅倫佐姓名縮寫(LAV R MED)的印記。


約瑟芬皇后象徵權力的孔雀石浮雕首飾套組,巴黎拿破崙基金會藏品。


Cameo是義大利文,指得是帶有浮雕的彩色寶石(包括貝殼),法文則以Le camée稱呼,這種形式的珠寶創作尤指瑪瑙、貝殼類等質地素材製成的彩色寶石浮雕。發源于古羅馬,通常帶著宗教、神聖崇拜及紀念的烙印,原本僅為皇室專用。這種工藝是以平面為基礎,用去除材料的方法進行鏤刻的淺層浮雕,並利用底層與雕刻層之間的色彩差異,來突出想要表現的主體。


瑪麗‧露易絲皇后歌德風格腰帶,1813 年。


帶有Cameo的項鍊、手環、戒指等等,多半具有隱含的寓意。例如拿破崙的第二任妻子---瑪麗.露易絲皇后的歌德風腰帶上,就鑲嵌一顆帶有希臘風格Cameo,展現了阿波羅在帕納塞斯山(Parnasse)戰勝巨蟒皮同(Python)的場景,這個浮雕隱喻了光明戰勝黑暗的意義。


約瑟芬皇后的珍珠及瑪瑙浮雕套裝,約1809年製。


另外,拿破崙的約瑟芬皇后也擁有一套珍珠及瑪瑙浮雕套裝,以金、銀、藍白瑪瑙和天然珍珠製成,包含短項鍊、胸針與耳環,這套珍珠及瑪瑙浮雕套裝是典型的法國帝國風格,以金鏤絲裝飾,刻有古代和奧林匹克山諸神的樣子,精美絕倫。象徵愉悅和喜慶的豐饒女神頭上戴著勝利之翼,而胸針中央則綴有兩個心形。


鈕扣戒指錶–香奈兒女士,直徑25毫米18K黃金鈕扣,飾以藍白瑪瑙香奈兒女士圖騰,錶圈鑲嵌52顆鑽石,18K白金錶盤,鑲嵌142顆總鑽石,戒指主體採用雪花式鑲嵌,鑲有182顆鑽石。


到了現代,Cameo成了許多珠寶創作家在融合現代與古典之間最好的技巧之一,我們可以看到今年香奈兒的神祕戒指錶,就出現香奈兒女士形象的側臉Cameo,為奢華閃亮的戒指增添柔和的古典風情。


配戴浮雕寶石皇冠與腰帶的約瑟芬皇后。


天使般的西蒙內塔因此成為純潔的象徵,更是超越了美的存在,波提切利藉由這種方式復活了內蒙西塔,將她的靈魂與神聖性聯繫在一起,僅僅利用浮雕吊墜便傳達出他對美的極致追求,以及對愛情的無限哀悼。